“我向你们保证,我很快就会回来的。”在12月20日做手术之前,比拉诺瓦这样告诉巴萨球员们。癌症复发的巴萨主帅,并没有食言。在当地时间1月2日晚间的训练中,比拉诺瓦回到了球场之上。

埃里克-阿比达尔对冠军联赛决赛充满期待:“我们必须全力以赴,别无他想。我们必须为比拉诺瓦而前进。”这名巴萨后卫说:“走到这一步是一种荣誉。与疾病抗争的每一件经历都深深影响着我。事实证明,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      
起落两岸天气都很好,飞机却因航路天气原因要晚点,无聊等待模式开启……

2016.11.14 第15天 无记录,走了很多路,中午吃得很饱。晚上还没过完。

图片 1
比拉诺瓦拥抱阿比达尔

图片 2

         
飞机晚点,我想应该没有人会喜欢诸如这类的事情发生,可是但凡经常飞的人应该百分百都会碰到。然而干点什么好呢?左边两位美女在聊天,聊得很开心,右边的美眉在玩手机,抬头一眼扫过去,多数在人机交互,少数两两聊着天。

昨天写日记的时候睡着了,后来听到外面很大的一声响动,惊醒了我。于是草草结尾睡觉。

  当地时间2日上午,比拉诺瓦在9点30分就出现在了甘伯体育城内。不过在巴萨上午训练中,比拉诺瓦并没有出席,他只是呆在自己的办公室内。在巴萨晚上的训练中,比拉诺瓦出现在了球场上,并带队进行了正式训练。这也就意味着,比拉诺瓦很有希望在本周末现场指挥与西班牙人的德比战。

经历一年的等待,阿比达尔在上周六的诺坎普球场重返赛场。他说:“一直以来,我的目标就是回归。我全力投入训练,感激教练给予我机会。如果我参赛了,那就太棒了。如果没有参赛,我会努力帮助队友们。”而现在,阿比达尔与球队都拥有一个共同的目标,他说:“冠军联赛还剩下三场比赛。目标就是为比拉诺瓦而晋级决赛。别无他想”“我的未来?这将由俱乐部决定。我的合同在6月结束,我想继续踢球,我希望在巴萨结束我的职业生涯,但我不知道俱乐部是否让我留下。”阿比达尔面带微笑地说。本周四,这名巴萨球星展示了热衷慈善的一面:“走到这一步是一种荣誉。与疾病抗争的每一件经历都深深影响着我。事实证明,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。”阿比达尔还补充说:“我们就像是一家人。我们为人们做了很多事,我渴望帮助大家。我买下了一所医院,为老年人提供帮助,我还想帮助孩子们战胜困难。”当被询问目前的健康保障是否被削减时,这位法国人回答说:“不存在削减。仍有很多病人等待移植,但健康保障没有被削减。”

         
我也在百无聊赖中写点字,打发空虚的时间,其实旅行途中才真正明白我其实真是内敛的,我想我永远无法在旅途中随意交到朋友,因为,虽然我会对陌生人好奇,但对陌生的抗拒,终究是无法将自己的情感托付。我需要熟悉的寄托,需要安全的依恋。

一晚上的梦都是和卖货有关的。

  在昨晚的训练中,还发生了让人极为感动的一幕。比拉诺瓦和阿比达尔,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。这两人都经历过癌症-手术-复出-癌症复发-再手术的痛苦经历,但他们都勇敢的回到了球场上。据《世界体育报》报道称,巴萨已经在足协正式为阿比达尔进行了下半赛季的注册,法国人将很快会出现在正式比赛中。

       
记得曾经有过一句话:喜欢你的人,厌倦你的人,如潮水一般,一浪又一浪,涨了又退,只有理解你的人一直都在,他们就像礁石一般,平日不会发出任何声响,但其实一直在你左右,默默聆听你的声响以及观察你的潮起潮落,期待彼此温暖,互相依赖。

我有一件事情需要跟合伙的姐姐们说,可是感觉有点说不出口,我在害怕。害怕被指责,害怕被拒绝,害怕伤害到对方的利益,害怕对方会因此对我有看法,又或者对彬彬有看法。我将自己定义为无害的,友善的,会为对方着想的,所以这些会缩减我的“好形象”的举动,都让我抗拒和迟迟不行动。害怕的背后是什么呢?好像是会害怕失去这段关系。

  在昨天的训练中,缺了不少加泰籍的球员,这是因为他们要代表加泰联队参加与尼日利亚队的友谊赛。巴尔德斯因为足底筋膜炎缺席训练,加泰媒体认为他周末联赛肯定能复出。梅西和阿德里亚诺没有参加全队合练,而是在场边进行恢复性训练。由于航班晚点,他们从南美归队都迟到了一小时。

         
回首往昔,之前的一切回不去,只是慢慢延伸,一点一滴,滴落在灵魂深处,无法抗拒,无法逃避。轻轻抚慰,慢慢回味。无论外界怎样质疑和干扰,自己平静,无法平静的时候,就是折磨自己也不能打扰别人。保持安静和优雅,心安神宁地随着光阴徐徐开启,煮一壶静好的时光茶,随着淡然纯净的心灵深处那一抹温暖飘香,若有若无,或清欢,或沉沦⋯⋯

我真的看中这段关系吗?现在我们的关系与利益密切相关。然而我并不害怕会因此损失金钱方面的利益,因为再失去些金钱又能怎么样呢?我并不会因为这些点钱就能还清债务,也可能因为因此会损失的利益还不到引起我在乎的数目。事实上我的潜意识里的信息应该是,我并不会因此损失金钱方面的利益。我确定。

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

那么我看中这段关系的什么?可能因为是熟悉。我到成都十一年,我们几乎一直都在一块儿,其间也有过一些断层,但是从来不曾失去真正意义上的联系。只是这关系并不像灵魂相知的朋友,也不如姐妹那般亲密,只是熟悉,无法舍弃。写到这里的时候,我忽然想起一些往事,我应该是对她造成过伤害吧。因为,嫌弃她对人的依赖和不安全感。但事实上我刚开始到成都的时候,一个朋友也没有,对她也是有深深的依赖的。如果我们分开,我会愧疚,因为觉得是自己的嫌弃导致了对她的背叛,而我的思维模式里,背叛是不好的。

我们的模式,就是我和彬彬之间的相处模式。嫌弃对方的不完美,又离不开放不下。

当我知道得越来越多(这里是有优越感的),于是越来越发现,我和她们有一些概念和想法方面的不一致,是暂时无法逾越的,可能需要很多的沟通或者时间的见证。有时候我会试图说服她们,但是也深知自己的无能,越发觉得自己的不足和无力感。

这个时候在机场里,登机前的一些时间,把拿货的账做好,准备登机,结果被告知飞机晚点。好些时候没有遇到飞机晚点这么久了,但是我觉得刚好,边思考边深浸在情绪里,还有时间可以写下上面的字。

刚刚也把想说的话在微信里说给她们了,觉得有些逻辑上的错误,可能还有情感上的绑架,脑袋里还预演了一些场景。

没有人可以指责和评判我,除非我的允许。

她们觉得因此会影响店铺的利益,是的,可能会影响,也可能不会影响,但是,为什么就只看中坏的这50%,而不看中另外好的50%呢?这是偏见。

所以,接下来迎接我的会是什么,真的是个问题了。

这一次来广州住在彬彬那里,为了省钱,也为了可以多看看豆豆。相比以前我们的剑拔驽张的气氛,这一次我们的相处真的柔和了好多。有些时候她还是会有评判和指责,但是我知道她在做什么,知道她其实一直是为我着想的,只不过在她不顺利的时候,是把这种受到的挫折变成了抱怨的情绪宣泄到了身边人的身上,关心也变成了指责表达出来,而我无法察觉她背后真正的情绪需要,导致两个人关系很差。

上午我们一起逛完市场吃了午饭,然后一起坐了一段地铁,临近她进地铁的时候,我抱了抱她,看着她进了地铁,挥手再见,离别的伤感一下子让人想要哭出来了。这一刻真的希望有那么一天我们不用顾及时间空间以及生活的压力,只是爱着对方,在一起。